霸血军事网 主页 > 历史热图 >

缺张地图,丢30万平方公里

来源: 霸血军事编辑: chuntao更新时间:2016-07-26 23:36浏览:168
缺张地图,丢30万平方公里

  三沙市辖西沙群岛、中沙群岛、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,政府驻地位于西沙永兴岛

  近日,越南政府搞了一次“地图开疆”之举,向国际民航组织提出,要求修改有关三亚飞行情报区的航行地图。这是因为越南声称对“长沙群岛”(即南沙群岛)、永暑礁拥有主权,而在国际民航组织的地图上,“长沙群岛”上写有中文“中国三沙市”;永暑礁上标注了“三沙永暑机场”。越南的要求固属无理取闹,但也不应无视,因为从历史教训而言,“地图开疆”确实是件大事。

  清朝没准确的疆域地图,沙俄对中国“地图开疆”,赚得盆满钵满

  雍正时代,与沙俄签署《恰克图条约》,没有精确地图可用,只能被俄方地图所骗

  在近代国际政治,尤其是领土谈判中,地图常常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中国古代同周边国家并无明确国界,也没有完整、准确的疆域地图。1689年,尼布楚谈判期间,中方代表手上只有现存《吉林九合图》的原图,精度有限。康熙帝为了解黑龙江流域的地理情况,要求进呈相关地图。参与尼布楚谈判的法国传教士张诚,献出一张亚洲地图,但因资料缺乏,中国东北地区竟存在一片空白。

  清政府同沙俄在1727年签订《布连斯奇界约》、1728年签订《恰克图条约》时,中方代表依旧没有精确地图,对边界情况几乎一无所知,只能使用俄方提供的地图,以至被骗,损失惨重,丢失贝加尔湖以南、恰克图以北的安加拉河流域3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。

  光绪年间,因使用地图有误,中俄伊犁谈判,中方代表错算了所失领土的多少

  甚至到了晚清,这种情况都没有改变。1878年,崇厚同沙俄谈判伊犁问题失败,一个重要原因也是无图可用。胡林翼在康熙《皇舆全览图》等基础上修订的《大清一统舆图》虽有经纬网,但1:200万的比例过小,边地译名混乱。崇厚参照俄方《分界图说》,绘制《伊犁分界图》时,出现地名定位错误、天山位置偏移等问题,让地图上划归俄方的面积,比实际划归俄方的面积,要小很多。崇厚一度相信,大部分失土已被收回,俄方在归还伊犁问题上是“友善”的。

  清政府对崇厚谈判的情况也无法获知,军机处“无西界地图”,只能向伊犁将军索要。最后找遍理藩院、内阁、兵部,才在内务府找到一份,另绘后交给了勘界官员。过了几个月,清政府拿到俄方正式提交的分界地图后,才知道崇厚谈判损失极大,致伊犁“一城孤悬”。类似的情况在晚清多次出现,迫使清政府组织人力、物力,按照西法测绘精确地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