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血军事网 主页 > 历史秘闻 >

扶不起的蒋三世:蒋家王朝为何后继无人

来源: 霸血军事编辑: liyujin更新时间:2015-04-17 16:43浏览:182

  他生了一女三子。女儿蒋孝章嫁给俞大维的长子,中德混血儿俞世扬,蒋经国起初很不高兴,嫌俞世扬年纪太大又结过婚,但结果倒蛮好,安分守己,这个中、德、俄三国混血家庭,住在美国,完全脱离是非圈之外。三个儿子孝文、孝武、孝勇,为蒋氏王朝第三代的希望所寄,麻烦就不少。蒋经国在赣南与情妇章亚若所生的双胞胎章孝严、章孝慈,因章女坚持要名分,被特务奉命害死后,冠以母姓,一直没有归宗,反而在朝代终结之后,还能维持一官半职。

扶不起的蒋三世:蒋家王朝为何后继无人

蒋经国一家(左上侧两个是蒋经国与章亚若所生的蒋孝严、蒋孝慈兄弟俩,前左为:蒋孝武、前右为蒋孝勇、后排大哥为蒋孝文)

  蒋介石初对长孙孝文,寄予厚望,内定接班人也。从蒋介石送他进军校并大肆宣传起,布局已天下皆知。不料此子是花花太岁,学书不成,去而学剑;学剑不成,去而镀金;镀金不成,去而从政;从政尚待有成,却酒色戕身以遗传而来的糖尿病并发以废以死。其间拜现代医药与皇家病房之助,荣总高卧达十八年之久。蒋孝文的自暴自弃,乃蒋家的最大恨事,否则在年龄上,孝文接经国之棒,犹可如经国接介石之棒也。

  孝文病废之后,剩下小十岁的孝武,以及年纪更轻的孝勇。两个小兄弟长大成人后,分别从政从商。幼弟孝勇插手党营事业,大做生意、大赚其钱,年方三十五岁就当上全岛最大企业之一的中兴电子公司的头头,大肆包揽工程。诸如包揽了桃园国际机场的工程以及摩托车正字号安全帽等大生意。反正是肥水不落外人田,由我独沾。孝武从政,则势所必然,朝代需要接班,别无选择也。

  当蒋经国登基正式成为“总统”之后,孝武的太子架势益为明显。刻意培养的最佳例证莫过于阳明山上办了三期训练班,蒋孝武于第三期毕业后就此结束,其中人马包括后来成为“行政院长”的连战、“内政部长”的吴伯雄、“外交部长”的钱复、国民党秘书长和省主席的宋楚瑜等,这些号称“山胞”的“青年才俊”,名义上与蒋孝武结成“同学”关系,实际上就是太子党,想上比李世民的十八学士。结果蒋家的十八学士一一出线,封官受禄,而蒋家的二太子却功亏一篑,没能出得来当上唐太宗。

  蒋孝武固然绝非唐太宗的料子,美国人从旁观察,就看出这个洋名叫艾里克斯蒋(AlexChiang)的中俄混血儿,情绪极不稳定,酒鬼兼烟枪,又好声色与喜交黑道朋友(见Kaplan,FireoftheDragon,p.305、362),显然是品学兼“劣”。时代毕竟不同了,蒋家在“民主”的招牌下搞家族政治,总不好意思像旧时代皇太子那样明目张胆。所以不能明来,只有暗搞。很自然地以中广公司董事长的名义,从逐步掌握特务,参与党务入手。明眼人一看便知,当时的党营广播事业与情报组织原有密切的关系。

  蒋经国当上“总统”,党政军特更是一把抓,军特部分的第二号人物王升,亦因而气焰强盛,组织“心庐”等小团体,使特务大大加强对学校的控制,台大哲学系事件即此一例。江南在《蒋经国传》中提到:

  王升利用刘少康小组的名义,结党营私,专横跋扈,成为国民党的“文革小组”,经国因病,未予觉察,了解实情后,一纸命令,将其铲除。王升削权,且流放南美,说明经国的魄力和当机立断的决心。(第362—363页)

  江南所见并不深刻,未悉王升再凶猛,不过与戴笠一样,只是蒋家养的狼狗;“将其铲除”,何须什么“魄力”?江南也没有看到,告发王升的是当时台北驻美代表钱复,密告蒋经国,王升访美时私晤美国中情局(CIA)人员,犯了蒋家的忌讳,而钱复者,“山胞”也、“太子党”也,未尝不是透露蒋孝武要插手特务的时间到了,王升安得不“流放南美”呢?

  孝武插手特务,不必很高的职称,以“总统”的助手介入“国安会”,即可接替王升的实权,有谁敢不买皇太子的账呢?自此特务每天都要向孝武汇报,孝武每周向他父亲简报。(见Kaplan,FireoftheDragon,p.362)孝武既插手特务,其黑道朋友即可派上用场,尤其是外省子弟的竹联帮,更可作为外围。其实,国民党与帮会有密切关系,早已历史悠久,蒋介石更借青帮之助,并且一直引为外援。

  1984年10月15日上午,作家江南在旧金山自宅车库中,被暴徒枪击身亡。江南原名刘宜良,在旧金山开了一家礼品店,但真正的兴趣是写时评,因出身政工干校,对蒋经国的事知之甚稔,曾出版与官方口味不合的《蒋经国传》,并从事写作《龙云传》和《吴国桢传》,更触蒋家的忌讳。因而江南被谋杀,明眼人一望便知是文字贾祸、铲除异己的政治性谋杀。具有杀害江南动机的政权,非蒋家莫属,而蒋政权派特务杀害异己文人,又史不绝书,在大陆时代有史量才、杨杏佛、闻一多等,到台湾又有许寿裳、林义雄家属以及陈文成等。然而特务杀人,何从破案?上述这些要案都破不了,岂非无故。不仅此也,事过境迁之后,特务们还会自吹为国除奸呢。

  但是江南案却有与众不同处。他虽一样是黄肤黑发的中国人,然而人在美国,又具有美国公民身份。换言之,从法律上讲,等于是台湾派人到美国去杀一个美国人,而美国又是国民党政权所依靠的,东窗事发之后,岂不是要吃不完兜着走吗?诚如曾隶中统的万亚刚所说,“上得山多终遇虎”。(见万氏著《国共斗争的见闻》,第153页)

  直接枪杀江南的凶手是竹联帮老大陈启礼麾下的吴敦和董桂森。他们在现场留下脚踏车后,搭接应的汽车逃跑。他们回台北之前又在旧金山飞机场与台北“国防部情报局”高级官员通了电话,留下“交易成功,将要庆功”的语音。陈启礼并预作防备,以免被“情报局”出卖,当替罪羊,留下录音带,明言曾于1984年8月14日,在阳明山“情报局”基地受训,“局长”汪希苓奉命派他去美国杀叛徒刘宜良,“副局长”胡仪敏、处长陈虎门均在场(陈启礼录音自白英译见Kaplan,FireoftheDragon,p.446-448),这一切证据都被美国联邦调查局(FBI)先后掌握到。